新华网 正文
一句承诺坚守边境陵园38载——记原那坡县烈士陵园园长王启荣
2018-07-12 17:39:17 来源: 那坡县委宣传部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
  那坡烈士陵园座落在那坡县城北面的螃蟹山上,连日阴雨天气,使得上山的道路湿滑难行。6月10日清晨,60岁的王启荣像往常一样,早早地爬上登山石阶。从山脚的陵园大门到山顶的烈士纪念碑,有377级石阶,一般人步行仅需要20分钟,而王启荣因为年纪大加上腿部残疾,要走上近1个小时,每天走两个来回。这条守陵路,王启荣整整走了38年。

  与城市的繁华喧嚣相比, 苍松翠柏间,山顶上的烈士陵园显得格外寂静。王启荣向安葬在此的952名烈士敬酒、默哀,然后默默擦拭墓碑、打扫落叶。2017年5月,王启荣已经从那坡烈士陵园园长的岗位上退休,但他还是忍不住每天到烈士陵园走走,他说:“这么些年过来,如果一天不来陵园走一圈,心里总觉得少了什么。”

  1980年10月,王启荣因伤从部队退役了。“战士们为了保卫祖国,保卫边疆,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让我心甘情愿为他们守陵。”王启荣主动担负起管护烈士陵园的重担。

  要让牺牲的战友有个安息之地

  松柏静谧,誓言无声,选择就意味着承担。“当时的烈士陵园,还没有现在这样好的基础设施。”王启荣说,陵园始建的时候,山上不通水电,到处杂草丛生。为了让烈士们长眠的地方更庄严肃穆,每天早上他都会到山下附近的涝水河提水上山,认真清洗、擦拭每一座烈士墓碑,再把周围的杂草拔掉,清运垃圾,平整土地,种植树苗。“白天工作忙碌劳累还觉得很充实,难熬的是晚上。”王启荣说,因为不通电,晚上陵园里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,陪伴他度过漫漫长夜的只有动物与昆虫的鸣叫声。

  守陵的日子,单调而枯燥,当初跟王启荣一起工作的守陵员都先后调走了。1986年10月 ,王启荣也曾被调到自治区民政厅工作,可他牵挂着陵园的一切,工作不到3年,就回到了那坡县烈士陵园。在王启荣心里,他把烈士陵园当成了另一个“家”,已经离不开了。为了美化陵园园区环境,王启荣组织人力对陵园进行绿化,他和大家一起平地修路、除草铺砖、栽花种树,铺下近万块石砖,种下7000多棵松柏、木棉,陵园内外环境焕然一新。

  每帮一位烈士找到亲人,我心里的担子就轻了一分

  多年守在陵园的王启荣有个习惯,每年的清明节和壮族三月三等传统节日,他都会精心准备祭品单独为每一位烈士祭扫,点燃一盏蜡烛,烧上一柱香,添上一把土,敬上一个庄严的军礼。逢年过节他也会特别留意烈士墓碑前的祭扫痕迹,一旦发现烈士墓碑前常年无人祭扫,就会千方百计地寻找烈士亲人。“他们是在战争中牺牲的,忠骨长埋异地他乡,家人却没有他们的音讯,想起来就让人心酸。”他只要得到一点线索,就想方设法去求证。

  江西铜鼓籍烈士谢国桥只有姓名被刻在墓碑上,其他资料信息早已丢失。谢国桥的母亲冯月娥在她唯一的儿子牺牲之后的37年里,一直不知道儿子葬在哪里,只能在老家为儿子立下衣冠冢寄托哀思。在王启荣和志愿者等多方努力下,2016年8月,这位83岁的老母亲从江西老家一路辗转来到那坡烈士陵园,终于圆了与儿子团聚的心愿。

  38年来,王启荣先后帮助9名烈士找到了亲人。与此同时,他还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,搜集整理出360多位烈士的生平经历、所在部队、参加战役等历史资料供后人缅怀。他专门在烈士陈列馆建立了一套查询系统,对于在那坡烈士陵园里安葬的952名烈士,只要说出名字,王启荣就能准确地指出烈士的墓碑的具体位置,许多烈士家属称赞其为烈士陵园的活“百科全书”。“王园长三十几载如一日守护烈士陵园,陪伴忠魂,作为烈士家属,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。”在烈士陵园的留言薄上,烈士牛永红的妹妹牛福荣写下了这段发自肺腑的感激话语。

  英雄走了,但他们的光荣事迹应该被铭记

  几经修葺,如今的那坡烈士陵园巍峨壮观、绿树成荫、四季花香,是自治区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每年前来祭扫的人络绎不绝。王启荣在看守陵园的同时,还为前来参观瞻仰的人们当起了义务讲解员。“英雄走了,但他们的光荣事迹应该被铭记。”王启荣说,他感觉自己从事的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守陵工作,更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对英雄的缅怀与敬仰。

  面对漫山的苍松翠柏,王启荣表示,三十几年来,守护陵园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,虽然现在已经退休,但他仍将继续守护烈士英灵,向前来祭拜的人们讲述烈士们的英雄事迹。(凌箐璐)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蒋颖
新闻评论
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117933